如意生活网  首页 > 德甲 > 正文

涉恶团伙名为相约打牌实则进行抢劫 被警方摧毁

如意生活网 | 2019-02-16 02:51:27

接下来的一刻,当石暴在水中高昂着脑袋,看到滚滚而去的木排之上依旧是静谧一片之后,其随即眨巴了一下眼睛,直沉入水面之下,向着木排方向急追而去。小荒天山脉中的这条峡谷幽深狭长,紧促窄小,其两侧的山体犹如刀砍斧削一般,直上直下,高耸入云,难以攀援。“先生请稍等,我这就请我们掌柜的前来!”那个侍者连忙说道。

“据石某粗略估计,这北野河主河道的延伸段,河面宽度正常约莫在千米左右,即便是在方才经过的山崖之间的宽度,也是远远超过了五百米之宽,至于水深,少说也是应有个一两百米开外了。“哦,你说的是这个事情啊,那这个就是那个横闯入城的无名喽?难怪这么厉害,这次横闯入城的总共也就是一百来号人,是一位天才人物啊!”

  健康扶贫进入冲刺期

  2月1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卫生健康对口支援工作进展有关情况。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说:“健康扶贫工作已经进入啃硬骨头、攻城拔寨的冲刺期,我们将加强对口支援工作的统筹协调和资源整合,切实抓好任务落实,有效提升贫困地区医疗卫生服务能力,为贫困地区人民群众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

  夯实帮扶主体责任,发挥远程医疗作用

  焦雅辉表示,国家卫健委高度重视健康扶贫工作,认真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关于脱贫攻坚的决策部署,聚焦深度贫困地区和卫生健康服务薄弱环节,系统推进健康扶贫各项重点任务。在对口支援工作方面,大力推进三级医院对口帮扶贫困县县级医院,深入开展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援疆工作,提高贫困地区县医院诊疗能力,方便群众就近获得医疗服务。

  据悉,在继续深入推进万名医师支援农村卫生工程、县级医院骨干医师培训等工作的基础上,2016年以来,卫健委会同国务院扶贫办等部门印发《加强三级医院对口帮扶贫困县县级医院工作方案的通知》和《关于调整部分地方三级医院对口帮扶贫困县县级医院对口关系的通知》,确定963家三级医院与834个贫困县的1180家县级医院建立帮扶关系,提出具体工作目标、任务和要求。“工作中,我们勤部署、强监管、重评价,组织制定评价标准,建立监督管理制度,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科学评价帮扶效果,确保帮扶工作取得实效。”焦雅辉说。

  在工作的安排和部署方面,焦雅辉说:“首先将进一步夯实帮扶主体责任,强调精准施策、按需帮扶,细化帮扶计划,抓好年度重点,完善报送机制,动态掌握情况,确保各项工作落在实处。第二将进一步发挥远程医疗作用。在继续扩大远程医疗服务覆盖面的基础上,着力拓展远程医疗服务内涵,丰富服务内容,通过远程会诊、远程查房、远程示教、远程培训等形式,有效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

  “输血式”支援向“造血式”支援转变

  为了做好新疆和西藏地区医疗卫生工作,自2015年起,卫健委与中组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组团式”援藏医疗人才选派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等一系列文件,对医疗人才组团式援疆援藏选派和交接工作提出明确要求,确保选优派优,无缝交接,切实抓好从“输血式”支援向“造血式”支援转变。

  对口支援工作开展以来,已实现所有国家级贫困县县医院远程医疗全覆盖。截至2018年年底,三级医院已派出超过6万人次医务人员参与贫困县县级医院管理和诊疗工作,门诊诊疗人次超过3000万,管理出院患者超过300万,住院手术超过50万台。通过派驻人员的传、帮、带,帮助县医院新建临床专科5900个,开展新技术、新项目超过3.8万项。已有超过400家贫困县医院成为二级甲等医院,30余家贫困县医院达到三级医院医疗服务水平。三级医院优质医疗服务有效下沉,贫困县县医院服务能力和管理水平明显提升。

  “组团式”援疆援藏工作踏实推进。焦雅辉介绍,截至2018年年底,已派出两批共315名专家支援新疆8所医院,累计诊疗患者9.32万人,手术1.08万台次,实施新项目近500个,急危重症抢救成功率达90%。派出4批共699名专家支援西藏8所医院,目前已有332种“大病”不出自治区、1914种“中病”不出地市、常见的“小病”在县域内就能得到及时治疗。

  集中优质医疗资源帮扶贫困县县医院

  焦雅辉表示,三级医院对口帮扶贫困县县医院作为健康扶贫的一个重点任务:“我们国家的14亿人口,有9亿在农村,解决好9亿农民看病就医的问题,就可以缓解县域人口进城看病难的问题,并有效降低医疗费用,缓解农民医疗负担。所以,我们一直把县医院的能力建设和提升作为卫生健康工作的重点内容和环节来抓。”

  焦雅辉说:“对口支援是提高医疗服务可及性的重要举措。2016年以来,我们集中资源、集中力量、集中精力,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组织全国优质医疗资源帮扶贫困县县医院。提升县医院医疗服务能力,让医疗服务更加公平、可及,让贫困县广大患者能够享有同样的医疗服务。”

  “健康扶贫还有一项重点的任务,是农村贫困人口的大病救治。”焦雅辉表示,“脱贫攻坚中一个硬骨头就是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患大病、长期患慢性病的贫困人口,如果不能在县内诊断治疗,还要进城看病的话,比如需要血透的患者每周至少需要透析3次,产生的间接费用和经济负担对贫困家庭来说压力巨大,极易导致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因此,让农村贫困人口的看病就医问题在县域内得到有效解决,也是卫健委的初衷之一。卫健委提出“两不愁、三保障”的口号,其中一个保障就是医疗有保障,通过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完善,织密和织牢医疗保障网,让贫困人口在县域内能够看得了病,看得上病,看得好病,是卫健委推动贫困县县医院医疗服务能力提升的基本考虑、出发点和立足点。

  焦雅辉表示,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战略部署和要求,集中优质医疗资源对口帮扶贫困县县医院,也充分发挥和利用了现代化手段,比如远程医疗、“互联网+”等,共同帮助县医院实现发展目标,到2020年,国家级贫困县县医院医疗服务能力和水平将得到有效提升,30万人口以上的县,县医院将达到二级甲等医院的服务水平。针对人口比较少的贫困县的县医院,将加大帮扶力度,充分利用“互联网+”远程医疗手段,加大县医院自身人才能力提升,使其具备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的能力。

  综合施策解决县医院人力不足问题

  “在健康扶贫工作中,人才是一个关键环节。”焦雅辉说,财政投入建县医院、买设备是很容易实现的。但是,人才问题是制约县医院发展的瓶颈。“现在不仅是贫困县县医院,还有一些没有列入国家级贫困县县医院,人才都是很大的挑战。我们要能吸引人才来,同时要留得住这些人才。”

  在医改推进过程中,有一项改革叫县域综合改革,包括给县医院一定的人才招聘使用自主权,让县医院招得到人、招得对人。另外,在工资、奖金和福利待遇方面也有一些相应的政策倾斜,来保证这些人能够留在县医院安心发挥作用。焦雅辉表示,针对乡情开展人才定向培养,吸纳本地人才,提供助学金、奖学金让这些人到医学院校学习,学成之后回到家乡开展工作,开展全科特岗医师的培训等,都是从政策方面改进完善,增强县医院的吸引力,解决基层人才短缺的问题。

  参与对口支援的三级医院,一方面派驻人员到县医院现场开展教学指导、出门诊、手术示教等,在现场开展传帮带;另一方面利用远程医疗的方式开展培训、教学、查房指导,极大提高了帮扶效率。三级医院同时为贫困县县医院开通绿色通道,优先接受贫困县县医院医务人员进修学习。

  今年开始,卫健委针对对口支援工作还提出一个要求,要求对口帮扶的三级医院根据县医院的需求,既要派管理人员,像院长、副院长和护理部主任这一层级的人员,还要根据县医院发展需求派出学科带头人。另外,在人口比较少的深度贫困地区的县医院,一些临床岗位人才力量比较薄弱,卫健委要求支援的三级医院先派出人到这些岗位上,确保科室和专科能够正常运转起来,满足当地百姓基本诊疗需求。

  “人才的培养需要综合施策,也是一个长期的工作,我们将多措并举、远近结合,解决县医院人力资源不足的问题。”焦雅辉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鄢光哲 来源:中国青年报

“把门打开!”石暴淡淡说道。一众黑衣卫虽然看不清黑暗之中的具体情形,却是可以清晰地听到那里发出来的声音。

  郭帆:科幻片的特殊性

  是它与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李行

  “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

  中国新闻周刊:从国外走了一圈回来后,你说有种危机感,觉得他们如果学会中国文化这种表达方式,会很快扩大在中国的电影市场。科幻领域会有这种文化差异留给中国的空间。你的危机感是怎么产生的?

  郭帆:可能都不只是科幻片,我觉得这种商业类型的电影,也都会存在危机感。前几年,电视局(指广电总局)每年都会派导演去到好莱坞交流学习,我是2014年第二期去的,去的是派拉蒙。

  现在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都已经来到了北京,前年分别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或办事处,也就是说,其实他们已经盯住了我们的市场,主要是中国市场太大,它会很快超过北美。什么地方的市场大,好莱坞就会被聚集,然后就把这个地方变成了好莱坞。其实电影工业说得简单一点,就是一个操作工具,我们有了这个工具,就可以更多地去完成我们想做的事情。

  一开始局里并没有说你们去那具体干什么,就是说交流学习,其实就是让我们去看到中国跟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差距。当时看了之后觉得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简单来形容,我们更像是手工作坊,而人家是一个产业化、工业化的体系。这是巨大的一个区别,而且这个区别不光是在工具上,还包括管理方式,以及我们的观念上,这个是全方面的差距。而我们大概要用十年的时间去追赶好莱坞的电影工业。

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资料图:2019年2月10日,山西太原某影院,民众正在影厅观看电影《流浪地球》。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十年够吗?

  郭帆:我觉得十年差不多能够追到中等偏上的水准。拍摄工业水准,我们大概有25年到30年的差距,我们需要十年来追上;特效大致差距在10到15年。

  中国新闻周刊:你合作的几个后期公司在国内应该也是做得比较好的,他们在国内的生存现状怎样的?

  郭帆:其实且不说国内顶级的特效公司,即使好莱坞顶级特效公司,如果连续三个月没活干的话也得倒闭。比如工业光魔,2000人的规模,包括威塔,2000人的规模,这么多人,他们如果没有活,就一定会出现问题,即便工业光魔也撑不过三个月。国内同行必须得不断地有类似的这一类片子出现,才能生存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像工业光魔,当时对你们项目很感兴趣,后来没合作是因为报价吗?

  郭帆:对,实在贵太多了。大概差十倍。还有一个沟通成本问题。沟通成本包括两个方面,第一,不是语言问题,它是文化的差异问题,比如我们一些很传统的、很中国文化的这些东西,他们可能就根本不能理解,这是一个文化障碍。另外一个障碍是什么?就是说一般这种一线的好莱坞特效公司,都在制作好莱坞一线的大片,那么它很难把好的资源分配给你。

  “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你们在国外走这么多圈,了解到他们当时科幻片的起步阶段,跟你现在拍《流浪地球》的这个阶段,有什么不同吗?

  郭帆:起步阶段,我觉得是接近的,因为科幻片有一个特殊的属性,就是它跟国家的综合国力相关,因为科幻片的创作也是基于现实。比方说我们玉兔能够登陆到月球背面,然后拍照片,那么国人就会坚信我们的航天力量。那么我们在电影中看到我们的航天员,包括空间站,就不会怀疑。所以在一开始美国真正科幻兴起的时候,上世纪70年代末期,有另外一个背景。当时处在冷战的高潮期,所以它从各个方面都需要证明美国是有足够的综合国力,然后国内的观众也特别希望看到美国是强大的,因为是要对抗苏联,这是一个背景。我们现在正好是一个复兴期,中国的文化自信,以及我们国民对自己国家的信心会越来越足,这样的话才能给我们科幻创作提供土壤。

  中国新闻周刊:筹拍过程中的预算超支有几次?

  郭帆:大概有两次。前期拍摄中的超支是由于超期带来的,因为比想象中的要难拍很多,我们超期超得比较多。另外一个超支是在特效的部分。也跟缺乏经验有关。

  中国新闻周刊:在片场,发生什么事情是你不能容忍的?

  郭帆:低级错误。因为我们做的这个东西,但凡是因为我们探索工业化过程中所犯的错误,或者说我们之前传统拍摄中没有过的东西、没有过的部门、没有过的职位、没有出现过的人或做的事情,出现了问题我都可以容忍,因为我们在探索。但是如果常规拍摄中那种基础性的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犯的话,我就会比较生气。

  生气和不生气其实是需要有规划的。有时候大家松一点,可能需要用这种方式去让大家紧一紧;如果大家都很疲惫的时候,也需要用一些放松的方式让大家能够松快一点。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现场都是在去演一个导演。

  中国新闻周刊:有哪一场戏是你个人特别喜欢,但没用到电影里的?

  郭帆:有一场是韩子昂,就是吴孟达老师演的那个角色的回忆,他回忆他年轻的时候,因为我们设定那个年轻角色是一个1999年出生的人,当时他在上海打工,就是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下变回到今天上海的样子。那段没用到片子里。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中国科幻工业的发展,从扶持的角度讲,你觉得哪些方面可以有改善空间?

  郭帆:如果从一个良性发展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可能需要更多的补贴,特别是物理特效部门。所谓的物理特效部门,就是我们制作枪支、外骨骼、装甲这些特殊道具的部门。 如果说待遇,包括社会认同感,达不到创作人员原来的那个行业内的标准的话,他就很难说我不干之前的,我来做这个。包括很多概念设计师是在游戏公司,游戏公司本身薪金就高,他为什么要过来?这不光是一个热爱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得解决这些问题,所以包括一些海外人员来到国内,他怎么去解决子女问题,配偶问题,住房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个人的评分系统中,假设10分为满分,你给自己这部戏打几分?

  郭帆:我得加一个认定条件,就以我个人能力来讲,我打百分。因为我觉得我和团队已经竭尽全力了。包括到现在我们的工作人员还有在医院住着,就是被累倒的。

  “我觉得电影不要直接跟民族情绪挂钩”

  中国新闻周刊: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特别适合做导演的?

  郭帆:就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吧。 当年看了两部电影,一个是美国导演卡梅隆的《终结者2》,我觉得那个片子从技术角度,从人性角度,从情怀角度上看,都是无与伦比的,即便是今天,我也拍不出来那种,太厉害。另外一部是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看了这两部影片后,我特别希望去做电影,因为之前小时候喜欢画画,我特别希望我的画可以动起来、有声音。

  中国新闻周刊:你觉得你最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是什么?

  郭帆:我最擅长图像表达,因为我原来画漫画,所以我几乎可以把所有文字都转化成图像。不擅长的是人际关系处理,只不过现在我觉得比原来好很多。

  中国新闻周刊:在这个片子制作的过程中,你经历的最低潮期是在什么阶段?

  郭帆:后期阶段。包括剪辑的尾期和特效的中后段,工作量大到你计算一下,就是不吃不喝不睡,时间都不够的感觉。那段时间几乎每天只睡两个小时。这期间需要不断地去做心理建设,每天睡觉前都会有疑问,都会自我怀疑,就是人生三问:我是谁,我在干啥,我要去哪儿。基本上都是这种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有答案吗?

  郭帆:没有,其实就是在想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有些网友说,喜不喜欢这部电影跟爱不爱国画等号,对此你如何评价?

  郭帆:我觉得电影就是电影,最好不要跟民族情绪直接挂钩。其实这部电影很简单,就是讲的父子情感。

  (丁彦婷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储物袋内的空间乃是类似于绝对真空的区域,对储存于内的一应物品有着自行隔绝的妙用。“好胆魄,居然混迹在他们之间!”无名喝道。其打眼一看,发现这高墙之内原来是一处幽深静谧的巨大庭院,小桥流水,红花绿草,风光精致秀美。

本文链接:http://mxyuub.com/2019-01-30/61277.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如意生活网无关。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娄近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