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生活网  首页 > 国际 > 正文

中国导弹兵“晴空”项目综合赛表现赢得观众阵阵掌声

如意生活网 | 2019-02-16 02:53:40

远远看去,这朵超大号的极品雾海菇,犹如一块鬼斧神工般雕刻而成的伞状黑石模样,即便让那不知此为何物之人一看之下,也能隐隐之中感觉到此物的非同凡响。挑担行人大惊之下,登时间疲惫之色一扫而空,旋即转过头来,健步如飞地向着正南街北街口蹿去。台面之上,摆放着许多千奇百怪的工匠用具和半成型物品,而在这个空间一角的地面上,更是堆放着许多铁木石材等材料,几有十余丈小山之高,隐隐之中,像是就要触及到黑黢黢空间顶部的样子。

纵横一时的锦公子也死在了无名的手上。无名又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斩杀了执法堂的弟子,这让执法堂颜面尽失。

  中新社三亚2月15日电 题:奔走田间的人大代表杨莹:助花农致富,为“南繁人”发声

  中新社记者王晓斌

  2019春节,全国人大代表、三亚亚龙湾国际玫瑰谷创始人杨莹在景区花田和南繁农田之间来回奔波。

  三亚是春节热门旅游目的地,玫瑰谷迎来接待游客的高峰。作为景区负责人,“旅游人”身份的杨莹除了现场指挥工作,还参与一线的游客接待。

  “玫瑰是蔷薇属植物,广泛分布在寒温带至亚热带地区。很多人在亲眼见过之前,不相信地处热带的三亚有这么大一片露天的玫瑰花田。”大年初四,面对中新社记者及一批上海游客组成的“混搭团”,杨莹变身导游,讲解玫瑰谷的“北花南移”史。

  “最初两年玫瑰苗木定植后出现黄叶、烂根、萌芽能力弱、花朵小等情况。后来在南繁科技人员协助下,对土壤进行改良,利用海南野生蔷薇做嫁接苗。”试种取得成功后,杨莹在亚龙湾博后村租下了2000多亩土地启动玫瑰谷项目,通过“公司+合作社+农民”模式,鼓励和指导农民以合作社的形式种花,再由公司收购发回上海销售。她说:“现在农民成立了21家玫瑰花专业合作社,在玫瑰谷内种了300种玫瑰花,公司则开发出了38个系列玫瑰衍生产品。”

  坐拥千亩花田,杨莹带领玫瑰谷从传统农业项目向“农业+旅游”的农旅项目转型,先后获评国家农业综合标准化示范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海南省乡村旅游五椰级旅游区。“玫瑰主题旅游年流量突破450万人次,产业收入突破亿元(人民币,下同)。每户农民的年收入随之从过去几千元跃增至五六万元。”

  种花和南繁结缘十几年,杨莹意识到农业发展“一方面要靠先进技术,另一方面要靠优质种源”,而立足“大三亚圈”发展的“南繁硅谷”,正好将二者结合,应得到更多关注和支持。一直关注农业农村发展课题的杨莹,今年3月计划将“南繁人”的声音带到北京。

  因为节后公司安排出差境外,杨莹就在春节假期“见缝插针”探访南繁农田,听取一线“南繁人”的意见建议。

  在三亚南繁育种基地的水稻田里,国家粳稻工程技术研发中心主任华泽田在正午骄阳下进行杂交水稻的“去雄”工作。面对蹲在田埂访问的杨莹,华泽田说当前基地的生产配套设施已日趋完善,但“不少科研人员住在板房里,相应的生活配套设施应跟上”。华泽田认为海南应借助自贸区(港)先行先试的优势,推进种业“中继站”建设,便捷农业科技成果的“进”与“出”。

  “这个是西州蜜品种,目前出地价每斤5元左右。春节期间供往全国。”在三亚市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的西甜瓜基地,年逾八旬的西甜瓜育种专家林德佩托起一个哈密瓜,向杨莹介绍三亚西甜瓜的南繁种植。问及南繁工作的困扰,林德佩认为南繁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迫在眉睫,“每有新产品,不出两年就会被‘山寨’”。

  “南繁专家们的很多看法我都感同身受。”科研人员的忧虑和期待引发杨莹的共鸣,“他们提到的农业设施问题、种业发展与保护问题乃至农业人才问题,过去我一直都有思考。”杨莹说,她不仅要将一线科研人员的声音带到北京,还将持续关注这些问题,“完善议题并最终使之落实到位”。(完)

每当有人连滚带爬地滚落山坡,想要就此逃出战场之时,都会被不知从哪儿倏然射来的鹅卵石贯体而过,扑地而亡。无名转身,那个年轻男子墨衍开口说道:“在下墨衍,这是小妹墨香多谢相救,感激不尽!”

  “引进节目+知名艺人=爆款综艺”的模式结束了

  近日,《奔跑吧》官宣新一季明星MC名单,原班人马中的中流砥柱邓超、陈赫与王祖蓝以及人气明星鹿晗将告别节目,而在2018年综艺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朱亚文和王彦霖,以及在韩国出道的新一代偶像黄旭熙与宋雨琦,将成为跑男团的新成员。

  作为第一批尝试新模式的真人秀,“跑男”在2013年开播后曾经一度霸占国内综艺节目的头把交椅,节目所拥有的七名大牌MC阵容也开启了明星综艺时代,加上外景拍摄与豪华道具,“跑男”可以说是综艺走向大制作的一块里程碑。这档老牌综N代已经走到了第七个年头,实属季播综艺中的奇迹。

  明星嘉宾更新换代不仅意味着该节目通过更换血液自我提升的一个机遇,同时对于离开的明星来说,把重心放在综艺节目的日子即将翻篇。综艺节目与明星,在度过将近六年的蜜月期后,又到了重新思考彼此关系的时候了。

资料图:“跑男团”成员鹿晗、邓超。 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资料图:“跑男团”成员鹿晗、邓超。 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观众的好奇心和窥私欲

  催生明星参加综艺

  诚然,在2013年前后,“引进成熟的节目模式+国内知名艺人出演=爆款综艺”是一个可以成立的等式。那时,除了在专业竞技和选秀类的节目中,专业技巧过硬的大牌评委经常被请来镇场子,最活泼的桥段也就是在评委席上插科打诨,还有就是《快乐大本营》这样的老牌游戏节目和访谈节目,每一期通常都是处于宣传期的明星,热热闹闹地玩一些室内游戏,其他时候,观众几乎没怎么见过大明星撒丫子欢快“放飞”状态。正是在这样的现实情况下,以《奔跑吧》《极限挑战》《爸爸去哪儿》等一系列由明星担任MC的室外真人秀隆重登场。观众们通过或刺激或滑稽的游戏环节,目睹了完美形象的女神素颜滚泥潭的窘迫,见识了票房影帝机智过人的谐趣和搞怪,见证了“不老男神”作为一位普通家长时的温情和家常……观众们因为好奇心与窥私欲,可以说对这些节目欲罢不能。

  真人秀通过游戏和场景让明星嘉宾处于更加真实的拍摄环境中,促使他们在极限状态中表现出真我,再加上精巧的人设引导,使得大明星得以平凡化与细节化。一方面,这使得不少明星的形象更具层次性,开启了新兴事业巅峰,比如邓超走上喜剧道路就是在录制跑男之后,李晨则通过“大黑牛”的人设开始在硬汉领域站稳脚跟,Angelababy则在性格方面摆脱了花瓶的刻板印象,女汉子的设定让她的形象更为多元;另一方面,一些不被熟悉的明星在出演综艺后,通过节目中的人设大范围提升国民度,最典型的就是《极限挑战》中的张艺兴,以踏实努力单纯善良的“小绵羊”形象顺利出圈。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新晋偶像团体依然会选择综艺(团体综艺/频繁出演综艺节目)来奠定自己的基石。因为真人秀的环境最能塑造一个人的人设,而且能拉近明星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当然,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反作用,即明星回到荧屏或者大银幕中塑造影视角色时,戏中人与观众的距离又拉不开了,角色的高度自然就差了。比如,现在孙红雷再去出演余则成,观众们大概率就会出戏,这也是为什么章子怡粉丝如此焦虑电影演员频繁出入真人秀的原因。

  观众成长后

  明星靠综艺翻红难度加大

  有一项数据曾经记录,2017年电视综艺播放量TOP15中100%都是真人秀,同时竞技类更是占据了将近1/3。且不说数据精细与否,凭借我们的直观印象,2017年的确已然是“全明星皆综艺”的景象,然而也是这一年,我们开始明显地察觉到了综N代的颓势与明星上综艺的效果失灵。比如《花儿与少年3》一旦收敛了勾心斗角的节奏,立刻用和谐友爱的节奏换来了收视平平,这档节目从此再无高潮;而一些流量配置满满的节目竟然也没在综艺史上留下什么色彩,成堆的明星做了各种各样的任务都吸引不了观众的兴趣。这其中,最浅显的原因自然是DD观众成长了。

  节目短时间内的井喷很容易透支观众的新鲜感,观众不仅对于游戏环节有了更高的要求,而且也敏锐地察觉到剧本的痕迹,并且开始厌恶套路化的出演方式。在韩国,综艺节目的“求生欲”似乎更强烈,明星嘉宾会思考自己的人设对应的观众需要是不是变了,比如年纪大了、体能下降如何维持游戏上的活力,以及节目中的CP线如何应对嘉宾生活状态的变化。还有,当与同类型明星撞款了,如何凸显自己的独特性?

  那段时间国内令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当女艺人扎堆在亲子类节目和户外真人秀出镜,这时候赵薇在《中餐厅》中精明能干的老板娘的形象就夺人眼球了,一方面这与她营造的小燕子经典形象形成反差,另一方面与她近年来营造的投资人形象互相应和,与此同时,主打同学情和怀旧牌圈粉无数。可惜的是,到了第二季,赵薇的形象并无更大突破,节目基本照搬第一季的路数,而在此之前,刘涛早以“知心大姐”的贤妻形象更新了老板娘的代言人,中生代女星暂无其他招数。这也充分证明,同类型的演员可以在丰富镜头语言中塑造不同的角色,但在综艺这个简单的“秀”里,人设相对单薄,明星撞型几乎每一季都在发生,越到后面明星企图靠综艺翻红的难度就越大。

  综艺节目邀请嘉宾

  需要对明星定位清晰

  相比于老牌热门真人秀以及其中的明星有明显的颓势,我们意外地发现一些新形态和垂直类的综艺节目反而表现出了意外强劲的“造星能力”。最典型的恐怕就是《明星大侦探》,节目捧红了明侦五人组,尤其是年轻一辈的白敬亭、鬼鬼、王鸥,包括后来的刘昊然、张若昀等,靠这档烧脑的探案推理节目圈粉无数。首先作为一档定位更垂直的节目,很容易找到自己的目标观众,以及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嘉宾。比如推理爱好者对于嘉宾的逻辑、分析能力有一定的要求,娱乐只能作为锦上添花的加分项,同时这档节目以情景剧的形式呈现,因此也需要嘉宾有一定的演技。所以节目所找到的嘉宾基本都是逻辑能力与表达能力较好,要么是善于推理和分析的学霸取向的明星,要么是善于搜证和细心谨慎的女嘉宾。一群具有一定相似点的明星聚在一起也更容易产生火花,具有团魂,于是明侦团很快就拥有了自己的“团粉”。与此相反的是,《明星大侦探》原班人马打造的《我是大侦探》中明星的替换就遭受了猛烈的攻击,像韩雪、马思纯、邓伦也是观众缘比较好的明星,但是他们与“推理”的气质实在相去甚远,无法博得节目粉丝的认可。与《明星大侦探》类似的还有《奇葩说》、早期的《火星情报局》这样强调口才和反应能力的脱口秀,以及《声入人心》《声临其境》这样展示专业领域内拔尖人才的竞技节目,综艺节目对于明星嘉宾的需求和定位越清晰,越具有独特性,也就越有利于明星和节目彼此需求匹配,且容易出挑,被观众记住。

  目前真人秀中小众节目反而容易出爆款,且明星走红快,热门的户外竞技和游戏类节目反而市场不明朗,后者能成功的关键在于明星MC之间需要培养默契,提升综艺感。但是,普遍来说,内地明星没有追求综艺感的职业传统,即使有综艺天赋很好的明星,团队内也没有职业氛围来督促大家一起研究“怎么才能更搞笑”。许多明星一旦靠综艺出名后就会考虑转投影视方面的机会,同时也会担心在节目放飞的形象会影响自己的演员形象,进而收缩自己在综艺方面的表现。以韩国、日本为例子来说,不仅有成规模和职业传统的谐星、综艺明星群体,对于所有参与综艺的明星来说,也会有年度奖项、综艺能力的评价来督促大家更加敬业、专业,有所突破。但在国内目前的环境来看,综艺能力还没有到被认可为专业技能的地步,甚至对于不少明星来说,只是洗白或者走红的跳板。如果大家都默认了综艺的这个地位,节目组自然也有立场能对明星提出更高的要求。

  豆包(娱评人)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一座一座的牢笼生生轰落到地面上。要走这条路,我们扮作猎户模样,较为妥当,不过即便如此,真要是在路上遇到了小荒门或者落霞谷的人,麻烦事儿一定还是少不了的。不知各位是何意见?”“轰!”恐怖的巨响,那鳞甲将军连人带马被无名以撼山印砸成了两半,临死都不敢相信他的肉身居然那么强悍。

本文链接:http://mxyuub.com/2019-02-09/82321.html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如意生活网无关。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网友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黑木瞳)